首页 > >行业纵览 >行业纵览
沪铜创出近两年新低 铜价下半年回落空间有限
发表日期:2019-7-12 9:21:09 期货日报
    沪铜创出近两年新低

    进入7月,受宏观不确定性较强、地缘政治紧张及消费淡季来临影响,国内外铜价振荡承压,沪铜期货在7月10日盘中创下近两年新低。分析人士认为,因铜市基本面潜力较大,铜价下半年回落空间有限,若宏观预期逐步明朗,铜价或否极泰来迎来反弹。

    铜矿增量有限?供应紧张凸显

    今年上半年铜价呈现先涨后跌的过山车行情。一德期货有色研究员李金涛认为,今年铜价受宏观定价和产业定价背离影响而振荡承压,特别是上半年宏观因素扰动加剧,导致铜价在低点附近运行。但是铜矿周期性特征很明显,中长期铜价走势取决于供需格局的趋势变化,供需改善后铜价大概率会出现上涨。

    他表示,全球铜矿新增供应量峰值出现在2018年,未来新增供应量需要更高的铜价刺激项目投资落地。然而基于今年上半年铜价,国际矿商的投资动力不足,铜矿供应可能难以出现较大增量。同时,全球铜矿品位持续下降、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及主产地政治风险等因素,不仅提高了铜矿开采成本,还限制了铜矿新增供应量。

    “世界铜矿资源分布不均,主要集中于智利、秘鲁等拉美地区,但近两年当地新增铜矿项目寥寥无几,同时部分大型铜矿山老化需要升级改造,使得全球铜矿供应增长受限。”国信期货研发部主管顾冯达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目前全球铜矿产能增速下滑、品位下降、成本提升,造成矿石供应紧俏,而电解铜冶炼产能却处于快速扩张阶段,此消彼长加剧了铜矿紧张局面,作为铜矿供需晴雨表的铜精矿加工费跌至5年来新低,中长周期铜资源的配置价值逐步显现。

    中信建投期货工业品分析师江露表示,目前铜矿供应增速放缓。安泰科统计数据显示,2017—2020年期间,全球铜矿投产开始下降,反映出全球铜矿投产高峰已过,供应端将呈现逐步收紧态势。此外,今年上半年上游矿山产能利用率维持低位,铜矿收紧对铜价形成一定利好支撑。

    同时,2019年TC/RC长单加工费的下滑,侧面反映出上游铜矿有一定收紧。从上半年至今,铜矿现货加工费持续下滑,铜矿供应越紧张,则加工费(TC/RC)越低。从消息面看,6月以来智利Chuquicamata铜矿罢工事件持续发酵,已经导致铜市供应减少,现货TC/RC的进一步走低反映出供给端支撑在进一步增强。

    华泰期货研究院金属部认为,今年全球铜精矿供应弹性较小,同时新增项目进展缓慢,铜矿供应偏紧局面凸显,而在原有矿山基础上增产通常需要至少2—3年,因此不仅下半年铜精矿维持供应偏紧格局,预计未来1—2年全球铜矿紧张格局仍会延续,这将制约国内外精炼铜的产量。

    冶炼投产高峰遭遇原料瓶颈

    “2018—2019年,我国精铜冶炼产能进入投产高峰期。根据统计,仅2019年就有近110万吨的新扩建产能上马,而且这些产能大部分在下半年投放。”李金涛表示,我国精炼产能扩张是导致铜精矿加工费持续下行的重要因素,目前铜精矿现货加工费及副产品硫酸价格今年持续回落,国内铜冶炼企业利润被动收缩,部分中小铜冶炼厂生产已处于盈亏平衡点。

    华泰期货研究院金属部表示,我国精炼铜供应的主要力量仍然是原生冶炼产能,而矿原料不足将是一大难题。同时,目前我国废旧铜供应十分紧张,国家加强对废旧铜进口的管制,使得从国外进口废旧铜资源的难度有一定增加,废旧铜利用规范化是大势所趋。

    李金涛称,今年我国废七类铜进口已被禁止,下半年废六类铜也被列入限制类进口名录,需要加工企业根据实际需求申请额度,这意味着贸易环节将受到极大的影响。目前从6月第一批批文申请情况来看,通过企业50余家,因此预计废六类政策整体上是以规范为主,而不是以限制为主,减轻了政策变化对废铜市场的冲击力度。

    江露告诉记者,生态环境部下属的中国固废中心网站7月10日公布了第10批限制进口类铜废碎料申请公示量为124450吨,这是7月1日废六类执行进口许可证要求以来批复的第二批企业,涉及天津、浙江、安徽、江西、广东。“废铜政策调整将对精铜消费构成一定利好,目前精铜与废铜价差持续收窄至4100元/吨附近,正是由于废铜供应趋紧,精废铜价差才逐步收窄。”

    产业升级调整消费有待复苏?

    据业内机构调研,上半年我国铜需求增长相对较弱,特别是房地产和家电等传统需求增长乏力,但新能源汽车和通讯5G等产业增速较为迅猛。

    房地产方面,江露认为,在“房住不炒”背景下,决策层并未有放松房地产调控的迹象,今年房地产市场无进一步亮点。但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首套房及二套房贷款利率下降。在美联储降息预期较强的背景下,美债收益率持续下滑,中美利差再次拉大,这使得国内政策空间更大,可以通过下调贷款利率以及降低首付比例来稳定房地产市场,进而稳定国内经济增速。因此,下半年的房地产市场不宜过分看空,这也可能是下半年国内政策层面的不确定因素之一。他预计,在下半年房地产市场无较大亮点的背景下,家电对铜的需求也无较大提振。

    顾冯达表示,电力行业在我国精炼铜消费中占比在50%左右,其次是家电、交通、建筑和电子。在电力类消费中,约有40%为建筑用电力电缆,随着全球电气化发展和新产能增长点的爆发,今明两年全球铜需求增速将维持在2%左右,供需整体呈现紧平衡。

    “电力行业用铜主要集中在电力电缆和电网设备。今年国家电网的计划投资额为5126亿元,较2018全年完成额4889.4亿元增加4.84%。截至今年5月,国内电网基建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减少18.2%,预计今年电网投资走势和去年一样是前低后高,下半年电网用铜需求会好于上半年。”李金涛说道。

    同时,今年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5G技术理论上用铜量更大,虽然5G通信设施建设仍在起步阶段,但运营商的资金投入在不断加码。长期看,5G带动铜消费前景较乐观。

    上述分析师还表示,库存是体现铜市供需平衡的重要指标,同时还具有一定的季节性规律。今年上半年全球铜显性库存变化先涨后跌,一季度因春节因素持续累库至最高109万吨,随着二季度传统消费旺季到来,叠加上半年铜资源紧张及冶炼检修减产,去库存力度要强于往年,上半年整体呈现“供需两弱库存降”态势。下半年随着冶炼生产恢复及需求刺激政策推出,铜市可能出现“供需复苏紧平衡”格局,国内基本面表现可能优于国外。

    聚焦宏观指引?后市不应悲观

    对于后期铜价走势,顾冯达表示,从产业基本面来看,未来2—3年全球铜市仍将是景气周期,在中美贸易谈判持续、地缘政治不进一步恶化的前提下,对下半年铜价不要过分悲观。

    “7月以来,铜价表现出一定抗跌性,考虑到国内金融改革及汽车基建等领域稳增长政策蓄势待发,后市应聚焦宏观政策指引与供需动态平衡,关注沪铜在45000—46500元/吨区域企稳反弹机会。”顾冯达说。

    李金涛认为,上半年铜价疲弱主要是由于来自宏观方面的避险情绪掩盖了铜产业方面的一些亮点,铜自身供需边际改善空间较大,铜的极低库存为价格提供了很好的反弹基础。随着全球货币政策预期转向,在外部危机暂时解除后,铜价或迎来情绪上的修复和价值再造,预计下半年伦铜核心波动区域在5700—6500美元/吨。

    华泰期货研究院金属部表示,从长周期来看,未来铜供应增量依然有限,需求依然温和增长,因此铜价中长期依然值得看好。针对下半年,基于铜矿供应弹性有限,限制铜整体供应,而需求方面短期延续偏弱格局,但部分领域存在改善预期,因此对下半年铜价谨慎看多。

    在江露看来,后期需要警惕全球宏观因素对铜价的影响,预计下半年铜价下探至44000—45000元/吨将受到较强支撑,上方压力区域在50000—51000元/吨,下半年铜价宽幅振荡为主。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